沈慶芳,員工與好友口中的「沈董」。我們訪談的當天,他正準備進行一場演講,只見他手中拿著厚厚的一疊資料,用資料夾分門別類裝好,簡報裡有圖表、有數據,還有他在商場上打拼多年的心法。正式進行訪談之前,猜想著他應該是一位嚴謹而拘束的人,吐露出的字句應該也會像是列印出來的鉛字那般井然有序。殊不知他開頭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應該算是吃飯桶長大的小孩」,原來在我們眼前的這位大老闆竟是位不折不扣的農家子弟,一個小時的訪問,沈董總不時地這麼說:是 農村性格帶給他的勤奮、踏實、堅韌。

彷彿刻寫在基因裡的樸實性格

沈慶芳出生於農家,祖父是佃農,第二代有九個兄弟姊妹,到了第三代,總共有五十六個孫子輩,沈慶芳是其中之一。生活在這樣的大家族裡,沈慶芳對於「公平分配」這件事,特別有感觸,畢竟在那個資源相對匱乏的時代,祖父做為一家之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夠做到公平分配。因此,如何取得資源、運用資源、分配資源,正是祖父幾十年來勞心勞力的事情,沈慶芳後來想想,其實這也與他在職場上每天的所思所想不謀而合,也許,小時候,沈慶芳就從祖父的身上學習到了某種管理的精神與態度,或者,那也是一種遺傳,這種農家子弟的勤奮、踏實 與堅韌,全都刻寫在他的基因裡了。

大家族最重要且麻煩的兩件事,其一是吃飯,另一則是分家。前者是每日都會遇到的問題,後者則是不得不面對的家族難題。這兩件事都讓沈慶芳印象深刻,農家吃飯只有一張四方桌,四條長板凳,吃飯也分階層,這個階層不只看輩分,更是看你所付出的勞動,有生產力的人才有資格先吃飯,這是農村裡的硬道理,也是未來沈慶芳對待工作的基本態度,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分耕耘一分收穫。至於分家,不像是現代社會,財產都已經資產化、數字化,在農業社會裡,所謂「分家」,不只是分土地,還要把雞鴨豬牛、鍋碗瓢盆、大小傢俱、農具全都擺出來一一清點,沒被分到餐桌的他家,當天晚上就要把門板拆下來當飯桌,擺上分家後的第一餐,彷彿農業社會裡的個人與群體,不只是能夠合作,更重要的是分工之後,還要能馬上利用現有資源,建立起另一個可以獨立運作的體系,說起來與企業管理多麼類似,即便這些都是後見之明,不過沈慶芳的農村經驗,帶給他未來人生的影響,由此可 見一斑。

談起童年時期,沈慶芳背誦了一段古文:「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這段文字描述了農村生活的樸實與單純,同時也展現了沈慶芳的人生哲學,一路走來,他始終保持著一種來自農村的氣質,有一些土地教給他的價值,說是不敢或忘,倒不如說已經內化成為他生命的底蘊。譬如善良、正直、勤奮、踏實與堅韌。言談之中,沈慶芳極度緬懷那樣一個純真美好的年代,即使物資缺乏,但卻自給自足,因為缺乏,所以珍惜,因為珍惜,所以少有破壞,人與土地是共存的關係,而非利用關係。而這些想法與內涵,在往後都是沈慶芳成為沈董之後,所意欲建立 的企業文化與目標。

長兄如父,成為生命中的貴人

農家子弟如他,沈慶芳總說自己的興趣不在念書,而是在做事。不過一路走來,沈慶芳在那個教育資源相對稀少的年代裡,還是擁有一份不錯的學歷。問他是不是對念書沒有興趣,但是卻特別有天份?沈慶芳笑說也許不是頭腦聰明,而是他懂得歸納與專心這兩件事。也許就像做很多事情,其實不用有一顆特別聰明的腦袋,但是卻需要能夠歸納出輕重緩急與架構流程。這樣的思考習慣,沈慶芳不是從書本學來的,而是在日常的農家勞務中,認真工作之後,生活帶給他的最好禮物││做事的方法與態度。

沈慶芳坦言關於唸書這件事自己其實並不主動,甚至還有些被動,因為他樂在務農,做農事就可以養活自己。但這一路上牽引著他,讓他得以透過教育接觸不同領域人事物的是大他十歲的哥哥,沈慶芳永遠也忘不了哥哥怒斥的那句話:「你不念書,你能幹什麼?」這句話如同當頭棒喝一般敲醒了沈慶芳。他曾一次沒考上初中,一次沒考上大學,求學期間從未拿過獎狀。無論是考高中、考大學,都是在哥哥的鼓勵與陪伴下,一步步地邁向人生的另一個階段。甚至,大學時期沈慶芳念文化大學企管系,哥哥自己則是半工半讀,一面就讀淡江大學的夜間部,一面在鐵路局工作,支付著兩個人的學費。而在那段北上求學的生涯裡,看似應該精彩萬分的大學生活,沈慶芳卻始終如一,每個週末都回家幫忙農務,週一才又回學校念書。說到自己在大學時期純樸到近乎老實的個性,沈慶芳回憶起了一件有趣的往事:那個時候往返文化大學都要坐公車,沈慶芳明明排在前面,但每次公車一來,自己老是被擠到後方,怎樣都上不了車,常常都要等到第四部車,才有機會勉強擠上車。也許,這也正顯現出沈慶芳不喜與人爭的性格,在學業上如此,日常的大小事亦是,他一本初衷,只想把自己的事情用最正確的方式做到 最好。

活在當下,並且把當下做好

出社會之後的沈慶芳,考上普考,考上高考,進入銀行,籌辦證券公司,跨足飯店業,接觸電子業,一時風風火火,延燒數十年,就像那個時候的臺灣社會,起飛的不只是經濟,生活中的種種跡象都像是要把人帶進雲端裡那樣的輕盈美好,每一個人的生命足跡也在時代的畫布上留下專屬於自己的印記。後來的故事無非是成為銀行員、成為副理、成為經理、成為總經理、成為現在大家口中的「沈董」。關於成功的故事有千百種,沈慶芳回顧來時路,不談所謂「成功的祕訣」,因為人生沒有秘訣,沈慶芳說他的性格中有一種農家的知足,或是說某種「敬天愛人」的世界觀,讓他成為一個懂得活在 當下,並且把每一個當下做好的人。

在銀行工作時期,同事都已經下班了,他總留在公司想多學一點,常常是最後一個離開公司。也許當初這個年輕小伙子所吃的苦,在現在許多人眼中叫做吃虧,但其實吃虧就是佔便宜,因為他從這份「虧」當中,學到經驗贏過其他人,更在主管心中更贏到了信任。而他時常動腦筋想老闆需要什麼,那個年代沒有計算機也沒有電腦只能用算盤算,每次老闆要列席立法院備詢他就主動幫老闆準備報告、準備模擬試題,各種可能被問的題目,深得老闆信任。也會準備幾本小冊子,寫上公司各種經營指標,親手抄寫給董事長一本、總經理一本、處長一本、自己一本,再留一本當每月數字出來就可以立即更新,再拿去跟老闆交換,主管可以隨身攜帶這本小冊子不論到立法院、行政院開會,只要一打開任何問題都能在上面找到答案,這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主動替老闆想老闆需要什麼,「創造被利用的價值」。在銀行任職期間認真踏實做事,他的主管時常說:「只要沈慶芳簽名蓋章一定放心」。沈慶芳做事不會讓老闆擔心,資料要送出去,他都要檢查十遍、二十遍,連字都不會錯,確保老闆放心拿資料跟上面談。這也是為什麼他在中國輸出入銀行升遷紀錄是最快的。而這些事情也對他離開公家機關,進入民營企業的幫助很大,不論是會計制度也好,或是自己想辦法去做這些統計分析數據給老闆。沈慶芳跟很多人講,讀會計系只會作帳,而他是利用會計的數字做管理的工具,把會計看 為工具,並不是職業。

他也秉持著不管在哪裡工作一定忠於公司,因為不忠於公司公司憑什麼對你好,他常說要「忠於公司、忠於職務、忠於老闆,問心無愧」,一直要求自己要做到這些。雖然換過幾個工作,但都還能跟過去的老闆一 起吃飯。

離開銀行後單槍匹馬只花三個月就成立了證券公司,但第一家證券公司只待九個月就離開因為他很會選老闆,常說「選對行業、選對公司,選對老闆」。在銀行業 、證 券業、飯店業歷練後最後落腳電子業。

電路板產業全球有兩千家公司,他剛接手的時候公司可能連一百名都排不上,但因為有過去在銀行的歷練,及自己一套經營邏輯,並秉持著「要做就要做世界第一,不然就不要做」。也因為不是PCB出身,沒有包袱影響,完全根據潮流趨勢、用經營管理理念去規劃公司發展藍圖,一路按表操課推進。在天下雜誌二零一五年2000大製造業營收排名第43名,獲利第30名,做到全球第二大,大中華區第一大,員工有三萬六千人。這些年完全是他一手操刀。他說有幾個特色可以跟大家分享:一、各行業潮流趨勢很重要,要掌握市場脈動。二、身為公司領導者一定要抱持「無私無我,以身作則」的態度。他從二零零五年一月一號接任董事長,每天早上七點多就到公司,從未遲到,堅持自我要求。做任何決策一定是以公司最大利益為原則。三、一定要終身學習。數十年來他平均每天讀書2小時不間斷。因為沒有閱讀就不知道世界的變化。也喜歡做筆記。在企業經營哲學與稻盛和夫思想相仿,他給自己的使命感也是敬天愛人,辦公室牆 上更掛著「正大光明,公正無私」。

此外,農家子弟的正直跟善良,讓沈慶芳在職場上得以不受誘惑,不做晚上睡不著覺的事,與人往來也是以誠相待,就像是農家裡,只要有客人來,一定是把家裡最好的東西拿出來招待,一直到現在,他面對他所親近的員工,都能夠如數家珍地說出對方的家庭背景、家庭成員,甚至連太太小孩的名字,他都記得。對於沈慶芳而言,三十五歲以前要勇於嘗試,建立專業基礎。三十五歲到五十歲,學習經營管理,建立人脈存摺。五十歲以後生命價值確立,掌握趨勢與潮流,站上舞台大展身手。勤奮踏實與堅韌不怕吃苦,誠懇與樸實,從農村到都市,從家族到企業,從沈慶芳到沈董,秉持著忠於公司、忠於職務、忠於老闆,問心無愧,都是他不曾改變過的生命本質。而這也是沈董想要傳承下去的價值,讓企業的員工不只是在專業上成長,還能夠挖掘出更多生命美善的特質,因此在有機會領導企業時,特別與臺大推廣部合作了一系列的訓練課程讓員工終身學習,成效與迴響都出乎意料地好。而沈董更以身作則,他不僅注重員工的教育訓練,只要有時間更是確確實實的坐在教室內,跟著同仁們一起學習,哪怕是課程內容他已聽了無數遍。曾問過沈董:「同樣的課程聽這麼多遍不膩嗎?」只見他緩緩的回:「每一次聽,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不一樣的學習。」這就是大家眼中的沈慶芳董事長,也因此台大校長楊泮池特別於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頒發「人才培育楷模獎」給他。愛閱讀的沈董不僅練得一手好字,更鼓勵同仁一同沉浸書香中,只要有好書,沈董就會買下,旗下主管們每人發下一本回去研讀省思,這就是他疼愛珍惜員工們的方式。

「人有靈魂,企業也有靈魂。」沈慶芳如是說,像是在耕耘一塊良田一樣,農家子弟沈慶芳把企業當作一片能夠永續經營的土地,希望栽種出一幅美麗的風景,如同臻鼎科技的經營使命:「發展科技,造福人類; 精進環保,讓地球更美好。」

文/廖宏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