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曾經說過:興趣是最好的老師。這位被世人譽為天才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認為,對於一切情況,只有「熱愛」才是最好的老師。歐千維的興趣廣泛且堅持,問他為何總能持之以恆,而不會像多數人半途而廢,新鮮感消退便轉移目標。他反倒好奇地問:「為何會放棄?是因為不夠熱愛嗎?」擅長游泳、喜好攝影、熱愛天文,近年更鑽進了香味繚繞的咖啡世界,自行烘焙、研磨咖啡豆。而且以上種種,全是無師自通,沒花任何補習上課費用,靠的是自行翻書找資料,和同好切磋交流,並勤加練習。興趣熱愛果然是他最好的老 師。

咖啡、游泳、攝影、天文,發展多元興趣

  採訪一開始,歐千維遞上了一袋東西,裡面裝的是他近日烘焙好的咖啡豆,再經過研磨和裝袋,成為一包包濾掛式掛耳咖啡,和我們在外面店家所見的一模一樣,專業程度叫人訝異和佩服。談起投入咖啡烘焙的機緣,歐千維像多數上班族一樣,上班時常會來杯咖啡,但喝著喝著引發起他的好奇心,辦公室咖啡機沖泡出的同樣味道已不能滿足他,於是他翻書自學,從簡易便宜的設備入門。「烘咖啡豆很簡單的,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難,真的!」歐千維 帶著認真的表情訴說著。

  兩年多前踏進這香氣四溢的領域,到現在已烘焙過上百種來自全世界各產區的豆子,擁有一整套烘豆、研磨、煮咖啡的專業設備器具。採訪當天,他帶來的其中一盒取名為PMBA的咖啡(名同歐千維現在正在臺大就讀的「事業經營碩士在職學位學程」(PMBA),原來這款PMBA咖啡中調配混合了來自巴拿馬(Panama)、墨西哥(Mexico)、巴西(Brazil)、安提瓜(Antigua)等四個地方的莊園豆子,取其字首字母組合而成,可見歐千維對這個學位學程的認同與其個人的用心和巧思。聊到這個近年來臺灣人極為熱衷甚至上癮的飲品,從豆子產區特性、烘豆方法、品咖啡技巧,歐千維有聊不完的經驗可以與我們分享,最終仍不忘提醒我們「千萬不要錯過烘焙後7~14天的 黃金賞味期」。

  談到游泳,歐千維同樣也是無師自通,靠著在泳池旁的觀摩學習以及不斷練習,姿勢、換氣全都會了,目前是任職公司廣明光電長泳隊的一員,十多年來已征戰過日月潭、基隆外木山、綠島、澎湖無數回了。現在還把兩個兒子都”拖下水”, 一同從事這健康且富挑戰的運動。   說起攝影,歐千維憑藉的就是多看多拍,比起遵照構圖原理、光圈快門技巧,他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勤加練習,「技巧只是輔佐,若要從”匠”提升到”藝”,必須去揣摩和抓到真正能感動自己的人事物」。比起人工建物,他更愛大自然主題,喜歡透過鏡頭去訴說故事,抓住感動的瞬 間片刻。

  至於天文,則是因為來自於從小對星空的好奇,長大後透過研讀許多相關書籍,添購器材設備,拉近和浩瀚神秘宇宙的距離。天文和攝影愛好還能相互結合,歐千維拍下難得一見的日蝕、月蝕、金星凌日的過程,有些更是犧牲睡眠才能拍到的珍貴畫面,但對他來說能把片刻化成永恆就非常滿足,他在FB的觀星相簿留言,回覆道:「用一點點睡眠換得到快樂跟滿足」。

  周末假日歐千維一家常和其他朋友家庭到台灣各地露營,可以想像那畫面可能是,歐千維自備並沖泡好香醇咖啡供大家享用,他穿梭在營地裡為大家拍下一張張照片留念;夜幕低垂之際,他架起望遠鏡,化身星空解說員,並教導大家如何使用手機下載的APP,去辨識和認識更多的星星。想到這裡,實在很想稱呼他一聲:地表好 有才老爸!

鄉下孩子、農家子弟,造就務實性格

  讓我們把鏡頭拉回他的童年,去看看多才多藝的他,是出身成長於什麼樣的環境?他的求學和工作歷程又是如何?和這 些允文允武的才藝有何關聯?

  歐千維出生在雲林西螺,西螺盛產稻米、蔬菜,還有台灣醬油王國的封號。「以前只要颱風一過,記者第一個採訪的就是西螺地方,以了解農作物受損的情況。」歐千維家鄉是種植蔬菜的,他的童年生活,除了學校和課業之外,其餘時間就是幫忙家裡務農;當時的娛樂也只有灌蟋蟀、抓魚蝦之類的自然活動。而鄉下純樸簡單的生活環境,也塑造了歐千維老實、踏實的性格,他認為這些單純的娛樂活動,有助於訓練專注力,當時他心心念念的就只是 「做好自己手邊的事」。

  高職畢業後,歐千維北上唸書,學的是電子工程。退伍後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去竹科做光碟機測試。「我常開玩笑說,當初為了一個便當就把自己賣了。」歐千維回憶到,面試當天,因為當時主管有事耽擱,便把自己的便當讓給他當中餐。事後在做工作抉擇時,最先映入他腦海的便是那個便當,他心想若不去該公司,要透過什麼方式還這筆便當錢。雖然現在把這段往事當笑話講,卻也可見他為人的老實古意。「當時主管很認真,他永遠是第一個到公司,最後一個離開公司的人。不過我來公司之後,最後一個離開的就變成是我了!」歐千維自知學歷不如其他同事,工作上就必 須更勤奮好學。

多玩多學、快樂分享,力行無私奉獻

  這個抉擇讓歐千維踏入了光碟機產業,一路走到現在。在工作近20年之際,他曾萌生辭去工作、出國進修的念頭,他遞出了辭呈,最後和總經理的面談時,沒想到總經理開口的第一句話卻是:「你的問題,就是玩得不夠多!」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如醍醐灌頂,讓他思索如果不離開工作崗位,不去國外求學唸書,不放下現有的一切,是否還有其他突破和改變的解決方案。

  於是他開始調整工作和生活的比重分配,投入更多時間精力在自己的興趣與愛好上。「人生就是應該多玩多學,要懂得調劑生活。我現在學著慢活,靜下心去享受事物的過程。」這個重要的轉捩點,似乎造就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多才多藝的他。

  「科學與藝術的價值在於為人類做無私無慾的奉獻。」歐千維把這句高二時代表學校參加全國高中職電腦研習營所看到的話奉為圭臬,這句話也被他放進公司郵件簽名檔裡,剛好和他所下的幸福定義:「不斷 的學習與快樂的分享!」不謀而合。

  身為理工人,同時又熱愛攝影、咖啡等藝術,科學和藝術,在他身上均衡發展並融合為一;而橫跨多個領域,他的最大體悟是「所有事物背後的原理總是相通的,從事這些興趣所領略的道理,也可以運用到工作上,反之亦然」。現在在臺大修讀「事業經營碩士在職學位學程」(PMBA),歐千維每週上課都會帶著自己烘焙的咖啡和PMBA的同學們分享,同時也身兼班上的御用攝影師,所做所為亦正吻合他「無私無 慾的奉獻」。

文/邱詩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