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雖然是摯愛你們,卻從不肯姑息溺愛,常常盼望你們在苦困危險中把人格能磨練出來。」「我有極通達、極健強、極偉大的人生觀,無論何種境遇,常常是快樂的。」這些語句出自梁啟超寫給他九位親愛子女的家書。在訪談過程中,張芳誠數度談到他從事教育的父親,讓我聯想到這位民國初年的名人父親,在寫給子女的家書中盡顯溫柔慈愛,和中國傳統裡的威嚴父親形象極為不同。張芳誠印象中的父親是慈父、嚴父形象兩者兼具,因時因地因事之不同,用不同的溝通表達方式傳遞他的身教言教,而這些教誨也成了張芳誠為人處世的指南,甚至在幾度學習、工作的 轉折中成為指引的明燈。

  張芳誠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有兩個哥哥,由於父親從事教職,因此對小孩的教育非常重視。為了在孩子重要的成長學習、人格養成時期陪伴在旁,而放棄了外 調他校、擔任校長的機會。

  因為是家中最小的,張芳誠記憶中常被父親帶在身旁,和父親相處的時光也比兄長多。他笑說排行老三也是種幸運,大哥聽話、二哥叛逆,他則像是兩者的中和;父親對他期待雖深,卻也不給過多壓力。如今大哥是台大獸醫系擔任教授、二哥自己開藥房當藥師,自己則在SGS台灣檢驗科技擔任業務發展經理,三兄弟都有不錯 的發展和成就。

正面看待人生挫折,樂將挫折化為轉折

  「我常說我的人生曲折離奇、充滿矛盾挫折。」張芳誠笑咪咪地道出以上這句話,他講的是人生中發生的幾次挫折或是”奇事”,但如今看來”挫折”已成”轉折”,並造就了現今的他。大學考取中興大學園農藝系,張芳誠發現和自己興趣不符,於是重考並以台大醫科為目標,同時想一圓父母的願望。張芳誠早早寫完了試題,覺得勝券在握,卻在檢查時發現自己整排都畫錯格子,無奈鐘聲響起,即便央求主考官能否當場修改,主考官只能按照考場規則無法同意他的請求。就這樣原以為煮熟 的鴨子飛了。

  面對這個堪稱是人生中的頭一回大挫折,張芳誠說:「一件事的發生,代表老天爺要告訴你某些訊息,讓你知道你需要改變。」張芳誠檢討自己因為過度自信而導致粗心,這就是老天爺要帶給他的教訓。他想起父親常說的:「那些都是小事。事情總會過去,重點是從中學到了什麼。」就這樣張芳誠考取台大農化系,便一路念到碩士、 博士,最終取得了台大農化博士學位。

  取得台大農化博士的張芳誠原本要去工研院環安中心服國防役,負責環境保育、土壤復育的工作。結果卻陰錯陽差地被派去負責「液晶螢幕裡光阻液回收」的專案,他笑說當時連光阻液為何物都搞不清楚,便去請教相關的同事、同學,但得到的答案卻清一色是:這幾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結果張芳誠運用基礎的科學原理、簡單的科學實驗設備,居然把結果做出來了。他歸納成功的原因其實就是因為自己是外行,所以不清楚事情的難度,但也因此少了自我設限,死馬當活馬醫,不但活了下來,該項成果還申請到了中美台日韓共五國的專利。從原本只是自己一人做實驗,到資金資源設備紛紛湧入,成為頗具規模的實驗室。這個專利最後還被廠商 看上,運用到商業用途上。

絕不悖離自己信念,轉折領進更多領域

  結束工研院的工作,張芳誠想要一圓自己的教學夢,繼承父親的衣缽。他不諱言那個年代要找到教職大不易,他總共投出了一百多封的履歷,獲得的應試機會卻少之又少。但已學會淡然看待挫折、平順化解逆境的他,最終進入了仁德醫護管理專科學校,並在一年後升為主任。看似順遂的教途,卻因為與自己從小被父親灌輸的一些理念相違背,讓張芳誠最終還是選擇離開,進入下一個轉折點。張芳誠進入當年買下他專利的廠商公司任職,擔任工廠廠長,雖然這份工作為期僅八個月,最終仍因與個人信念悖離而辭職,但也開啟了他後來進入檢測、認證工作之路。

  張芳誠首先進入TUV德國杜夫萊因有限公司,然而實驗室遠在屏東內埔,幾番掙扎,張芳誠因為雇主誠意十足,加上太太的支持,決定接受這份工作。幽默風趣、喜愛與人溝通交流的張芳誠空降的第一任務就是「把人搞定」,其他關於實驗室的事,則是從做中學。一年後因為公司合併組織重整,張芳誠被派任到更遠的深圳,因為公司主管的信任和支持,張芳誠在兩年內讓深圳分公司的業績成長了三倍。「主管幫我設想,我當然願意多幫他做事。」隨後張芳誠被派到福州設立新的辦事處,從打點廠房設備、申請公司登記、找員工等,一律都自己來,堪稱校長兼撞鐘,雖苦卻也是相當難忘的經歷和磨鍊。在完成設立分公司的階段性任務後,張芳誠決定回台灣 了。

  他被另一大檢測公司SGS台灣檢驗科技公司挖角,主管讓他一個月待一個部門,去歷練和熟悉各項業務,之後並成立自動化設備部門,交由他負責管理。張芳誠現在依舊在竹南、五股兩地跑,但相較過往,已經算是離家近的。雖然有時回到家中仍須工作,但他把陪伴家人和工作的時間明確切開,以確保和家人相處時的品質。他和太太甚至養成飯後共同散步的習慣,邊散步邊聊天,成為每天難得的獨處溝通時 刻。

  待過兩大檢測公司,我們好奇張芳誠如何看待近年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沒想到他既不是細細叮嚀,也不是爆料給我們更多的暗黑面。張芳誠認為引爆食安問題的廠家畢竟是少數,事實上並沒有這麼多的廠商惡劣到添加明知對人體有害的物質到食品裡。檢測只針對法規規範內的,預防的是已知的風險,然而未知的呢? 目前新聞報導和大家關注的焦點大多集中在食品大廠,但是張芳誠提醒,我們反而忽略了身邊可能更頻繁接觸到的市場攤販、小吃店等。張芳誠笑稱自己平時也常吃攤販小吃,但是能做的就是不要總是食用同樣 的食物和店家,藉以分散風險。

幸福就是「問心無愧」,不忘父親叮嚀教誨

  對此刻的張芳誠來說,何謂”幸福”?他寫下「問心無愧」四個大字。恰巧也呼應到父親從小教導他們兄弟的「反求諸已。遇到事情,先檢討是不是自己的過錯。」父親一身謹守清廉務實作風,不喜無謂的社交活動。雖然在後來的職場歷練上,張芳誠感受到現實和信念的衝突,但父親的教誨仍不時在耳邊響起並提醒著他。如今看來,所謂的曲折離奇和挫折,讓他一路唸到了博士、研發出專利、從事過教職,現在則專精於檢測驗證領域。曲折轉彎的經歷,反而拓展了生命的寬度、豐富了生活的歷練。如同他所說的,「沒有前面的事, 也就不會有後面的結果和收穫。」

文/邱詩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