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人往往都是這樣,以前一直在逃避的事,現在就會不可避免地再回頭面對。」那一年的許若瑋,是個畢不了業的大學生,面對會計四修,卻依然樂衷在每天的打工生活。從FRIDAY餐廳的計時工讀生開始,到被發掘進入Gordon Biersch;從此她被注入了新的生命,孕育出璀璨的釀酒人生。

重新開始的生命-釀酒人生
許若瑋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在FRIDAY打工,數十年如一日的工讀生生活,卻被時任執行長李宏智看到她的認真。因此當李 宏智打算代理臺灣第一家Gordon Biersch時,她接到一通電話,沒有任何釀酒知識的許若瑋憑著一股傻勁,接受了Gordon Biersch釀酒師的訓練邀請,從答應到出發只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雖然會是一個未知的世界,但是我是無懼的。到了那 邊,等於是拋開所有在FRIDAY的工作經驗,從頭開始學起。」
這是一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試鍊,尤其啤酒對外國人而言是相當重要的在地文化。到了美國,Gordon Biersch總公司 的員工們面對這個初來乍到的小女生,都投以異樣的眼光。「因為我是一個女生,而且是一個對釀酒完全外行的女生,更嚴 重的是我不太喝啤酒,這三點不適任的特質讓他們大感震驚與頭痛!」也因為這樣,直到第三個禮拜,許若瑋才慢慢地適應 在異鄉的生活。但在訓練一個月後,她卻碰上一場鴻門宴的邀約。「你覺得這個工作是你想要的嗎?」面對總公司的質疑、 勸退,許若瑋表現出強烈對釀酒的堅持與決心。「如果我的個性是聽話、溫馴的,我絕對挨不過那受訓的六個月,偏偏我就 是帶著那麼一點反骨與叛逆,或許是一股不服輸的想法吧!反倒讓我堅持了下來!」因此,儘管有過不愉快的經驗,初次接 觸釀酒技術的許若瑋仍舊像一塊海綿,不停的吸收、學習,六個月後她帶著滿滿的收穫回到臺灣。

自我增值的孕育、成長
釀酒是一個精神與勞力兼具的辛苦製程,回臺後她在Gordon Biersch工作了兩年,和同事兩個人負責整個臺灣所需要的 啤酒產能,實戰經驗和能力無庸置疑。「但是我開始覺得需要再去上課,充實自己的心靈,我想腦袋裡多了些東西,自信跟 談吐都會有差異。」許若瑋重拾當年最討厭的財會課本,來到臺大進修推廣部管理碩士學分班進修,笑著回憶起大學時代的 自己,她說:「我覺得大學時的自己很幼稚,現在的我絕對不會有這種問題。現在回頭念管理,
是希望自我成長,真的開始瞭解並面對自己的弱點了。想起那個被放棄的學位,我現在都會鼓勵員工要好好念書。」期待自己的進步,也渴望有份能力 的證明,在臺大推廣部修讀管理課程結束後,許若瑋希望自己對酒飲能有更深層的了解,並取得釀酒證照;但是美國人在意 的是釀酒的實戰經驗而不是證照,因此縱使再三跟公司溝通,卻仍未獲得Gordon Biersch的支持。 「到金色三麥時剛好是這個品牌的一個銜接點,老闆的父親是傳統商人,想用口耳相傳的方式去打造這個品牌,而非一 般廣告宣傳。但品牌發展到一個階段時確實有需要讓更多人知道這個產品的。」離開工作四年的Gordon Biersch,許若瑋來 到世界聞名的啤酒城市德國柏林進修,在享受異國文化色彩衝擊的同時,也將數年的專業課程壓縮在半年完成,回國後到適 逢企業轉型期的金色三麥她不但負責啤酒廠的生產管理,也負責員工的教育訓練。
傳統釀酒者是以勞力為主的付出,但2013年許若瑋接下金色三麥蘇州廠長一職時,公司卻找了一群大學畢業的高學歷新 血加入。面對新進知識學理很強的員工與原有釀酒技術很好的部屬在觀念與實務迥然不同的情況下,兩者經常擦撞出的火花 直接考驗許若瑋的管理方針。「在陸洛老師的組織行為這門課中,曾學習到必須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才能讓整個工作環 境維持在最好的狀態。」對於員工能力的參差不齊,她活用上課所學,將管理與教育訓練做出完美的結合。對於空具專業知 識卻不願付出體力勞動的員工,許若瑋也會真誠地告知他們,釀酒不同於一般職場,特別是臺灣釀酒行業相當少見,這需要 某種程度的熱情支撐,知識雖然有它的價值,但是勞動付出也是一個重要的過程,有些隱性價值是需要撐過這個過程才看得 到。

絢麗綻放-在文化的交錯衝突下
不同文化背景的企業讓許若瑋有機會領略不同的職涯發展,許若瑋認為美式的Gordon Biersch是她事業的啟蒙,賦予她 新的職涯生命,灌輸她標準的釀酒邏輯,強調不僅釀酒,也要教導客人正確的酒飲知識;本土的金色三麥是一個民營產業, 具有臺灣草根的特性,公司會去了解自己每一個動作的背後意義。在德國受訓的過程則建立她全盤的釀酒專業,包括從原物 料、啤酒花、水源到廢水處理的全面教育,在學會這些重點之後,更思考如何點、線、面的串起每一個步驟。她不希望太早 框架與預設未來,現在的她只想選擇自己最喜歡的道路前進,因此即便面對公司重用,希望他在行銷品牌的專業發展上有所 發揮,許若瑋仍選擇婉拒,只希望能繼續在釀酒的專業領域上再求精進與突破。一如許若瑋所說,「釀酒對我來說是有年齡 的限制,我認為現在將是我人生最精華的五年,我還是希望能夠親力親為,調釀出自己的產品。至於企劃或行銷等類型的行 政事務,或許可以晚幾年再投入!」
自認為工作狂的許若瑋即便面對現在感情生活的空白,也不會有無謂的擔心。許若瑋認為釀酒猶如烹飪,釀酒師是主廚 ,釀酒廠就是她的廚房,煮沸鍋則是她的廚具,”Mise en place”真正的廚師必須在準備好所有東西後直接能下鍋;而精 釀啤酒強調手工藝跟原物料需求,不同的原物料最終要能生產出一樣的飲品,她樂在這個酒飲世界裡遨遊,調製出一杯又一 杯客人最喜歡的酒飲。   人生常有許多的意外轉折,或許會多繞了很遠的路途,但只要有毅力,終能完成自己的夢想。目前擔任臺虎精釀的釀酒 師一職,回到了最當初,最單純的啤酒生產。無設限、無國界的釀造藝術,開發新式酒款、主導著研發測試酒廠的設立,當 初,誰又能想到這個討厭會計,走一天算一天的小女生,在一頭栽進啤酒領域,不斷的自我增值後,竟能一步步著手勾勒如 此璀璨的事業地圖?最後,引用維京創辦人Richard Brandson的一句話鼓勵大家:『If someone offers you an amazing opportunity, and you are not sure you can do it, say YES- then learn how to do it later.』


文/臺大進修推廣部 廖唯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