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雲湧燭先機•風輕雲淡敘世情──臺大推廣部辦理學期演講活動

  ─回首頁─ 



















「風起雲湧燭先機•風輕雲淡敘世情」是本部在本學期特別邀請臺灣大學副校長陳泰然教授蒞臨進行專題演講的主題,陳副校長不僅是國內大氣科學學界權威,在運動方面,他也是一位佼佼者,更是一位懂得生活,懂得品味的生活達人,因此,在這一場別開生面的講演中,陳副校長沒有談論硬梆梆的大氣科學專用術語,取而代之的,是與大家分享他個人成長及求學的經驗,到他在專業學術研究領域的奮鬥歷程,乃至現今多元的生活品味,俾以鼓勵與帶領學員們,以另一種心境體會個人的生活,並展望未來。

陳副校長先以他從小到大的求學歷程揭開這場演講的序幕,他從小學一年級到三年級是在台中縣龍井國小這個鄉間小學首次接觸到新環境及啟蒙老師的教誨,但是陳副校長也開玩笑的說,「這一段小學的過程,其實也不太清楚讀書究竟是什麼,只知道下課後,便可以跟同學一起去找樂子,但也可能因為冒險犯難的精神,讓我對研究深感興趣。」後來因家人的建議,他在小學四年級時轉學到台中縣大肚國小就讀,這是他首次接觸大陸來台教師的授課方式,除了老師特有的外省口音外,同學的優秀素質與認真求學的精神也讓他猛然驚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學五年級到六年級因應準備聯考,度過一段與班級師生密集學習的生活,建立與老師及同學間密不可分的革命情感,因為父母親「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之期望,加上當時升學競爭激烈,老師無不竭盡心力督促大家讀書,「如果不拚,是考不上省立初中,所以當時如果能有半天的休假,我們就會覺得很珍惜、很奢侈。即使是農曆新年期間,也只有大年初一當天有放假,初二就要再回到學校唸書準備考試了,」因為如果要問陳副校長小學時學到甚麼?最大的感觸是什麼?應該就是感恩老師、關心同學、認真讀書。因為這一份感念,一直到現在,陳副校長每年都還會寫賀卡給國小老師,只要能再回到家鄉,必定會前往探望。

民國47年陳副校長考上彰化中學初中部之際,適逢家人也由大肚舉家搬遷到南投縣埔里鎮,因為通車不便,因此陳副校長的中學生活便住宿在學校宿舍。住宿舍的好處就是要適應團體生活,所以必須學習生活的獨立自主,「一百多人一起住在宿舍,為了節省開銷,不僅伙食由自己辦理,大家還合資購買了兩支剃頭的刀子,大家互相為對方理髮,褲子、衣服、鞋子不僅自己洗,一旦破了也要自己補,這些事在當時的年代,一點也不奇怪,沒有人會覺得這有什麼特別」,陳副校長娓娓道來他的中學生活。「我一到彰化中學就學,就住進學生宿舍,不同於國小五、六年級的戰戰兢兢準備考試,沒有補習,也沒人嚴格管教,就過著上課聽一聽,下課再也沒有翻開書本,更別說複習的日子,所以初一到初三的生活很是瀟灑、忘我與開心,感覺上都在到處玩。」陳副校長接著說:「有天,赫然發現,初三下學期有畢業考,畢業考前一個月,才發現如果三年的成績和畢業考成績平均夠好的話,是可以直升高中的。」當時陳副校長心裡當然希望能直升高中,掐指一算,如果要能順利直升高中,那麼畢業考總平均得要得到九十分以上才有機會,就這麼一轉念,陳副校長開始拚命研讀,準備畢業考,這場考試確實是讓陳副校長拚了命地念書,他足足一個月無法闔眼入睡,硬是把三年來沒念的書給全部唸完,結果畢業考順利考取高分,也如願以償地直升高中,但在開心之餘,卻因為他的全力以赴,造成日後無法入睡的副作用,「可能因為生理時鐘紊亂,因為一個月沒有上床睡覺,讓我隨後的八年無法入眠,即便每天體能操練,希望透過體力透支讓我可以入睡亦不可得,其間看過西醫、中醫、民俗療法,甚至密醫,都不得要領。」因為初中三年的瀟灑,換來的是高一到預官八年期間受無法入眠之苦,簡直是重度的神經衰弱。進入高中之後,陳副校長擔心自己無法控制精神而崩潰,因此不斷堅強自己的意志力,勉勵一定要進大學,也就是這股力量維持,讓陳副校長渡過那段不能入眠的歲月。回顧這八年讓陳副校長學到了自作自受、走過痛苦、生活調適及態度調適。「這八年的無法成眠的生活給了我很大的啟示,也鍛鍊出爾後我堅強的意志及人生觀,我不再怨天尤人,也認為每件事情絕對都是自作自受,怨不得人,如果要我回顧初中時期學到了什麼?我想應該就是為人處事應該要有積極、進取、樂觀、奮發的態度,以及應掌控好時間,不可以有任何的輕忽。」

會踏入大氣科學這領域,陳副校長認為「應該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陳副校長年幼生活在農村,務農者靠天吃飯,他直覺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的殘酷、偉大,促使他很想去了解大自然。在大學聯考前選填志願,因為他不喜歡太抽象、太理論,與太技術性的學門,希望進入到一個兼具理論與實務的科系就學,加上聯考時,個人最擅長的化學因為失誤掉了三十分,一頭栽進大氣科學系,不過陳副校長覺得這應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也在臺大渡過了快樂而充實的四年,其間更因緣際會代表校方參加多項體育競賽。「因為初中不唸書,高中睡不著,一進大學,我想如果運動多一點,看能不能睡著,只為這個目的沒有其他,結果不但打破當時臺大的十項記錄,還進了田徑隊、排球隊與籃球隊,可是再怎麼運動,對睡眠好像也沒有改進,就這樣一晃眼過了四年。」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隨著當時多數人的腳步,他遠赴美國取得碩士與博士學位,「到了美國以後,身體也慢慢調適,睡眠漸漸好轉,沒想到就這樣一個學期下來,體重居然增加了30公斤,自己也嚇了一跳!」

回國後他思忖著應該從事哪方面的研究,「民國64年那一年,恰好台灣梅雨非常嚴重,常見報紙頭條新聞論及稻作因梅雨季的連續降雨,導致稻田積水、稻株倒伏浸水無法收割、穀粒脫落發芽,政府要求國軍隨時準備下鄉幫助農民搶割,當時深切地感受到氣象對經濟活動,特別是農業是如此地重要。因此我便選擇這個個案開始我的梅雨研究生涯,甚至到現在仍繼續從事梅雨研究。」1981年,桃竹苗的「528」豪雨成災,因為這一次無預警的豪雨事件,讓當時桃竹苗地區的電子工業工廠或倉庫裡的機械、儀器、設備、存貨等付之一炬,損失達百億新台幣之譜,當時行政院孫運璿院長急切地想知道未來氣象局是否能提前發出預警?「當時氣象局長吳宗堯先生與我討論提前發出預警可能性,我們從當時氣象局的種種條件,以及大氣科學界對豪雨現象了解的不足,意識到氣象預測應有充份的觀測點與相關設備,而我也從對梅雨的研究開始轉型到對豪大雨的研究。」只是,以當時的條件,要探討這樣的問題並不容易,「因此我在1983年向國科會提出實驗構想,探討台灣地區梅雨季導致豪大雨的過程,並將這些科學知識轉換成為預報技術,減少災害損失,並增加水資源利用的經濟效益。」這個構想獲得當時國科會企劃處處長劉兆玄教授認同,陳副校長便開始著手規劃組織工作小組,1985年1月尋求國際合作伙伴,先後到日本及美國氣象研究中心參訪,尋求協助與建議,「由於我們的堅持與努力,有機會一同參與他們1985年在Oklahoma 和Kansas的實驗計畫,獲得相當寶貴的經驗,」陳副校長說。

研究大氣之餘,對於生活情趣的涉獵,陳副校長也與大家分享如何辨認美食的真假,諸如鮑魚、海參、魚翅、魚肚、燕窩、哈士蟆等珍品,他同時也介紹如何品嚐各國特色名酒,並以現在臺灣最受歡迎的極品烈酒白蘭地、威士忌為例,略述酒品分級及鑑賞。輕鬆聆聽完陳副校長侃侃而談的人生經驗及學習的精彩演講後,與會學員們熱烈提問,有人問及陳副校長認為個人此生最大的成就與遺憾是什麼?陳副校長智慧的回答:「成就是別人說的,我對待每件事的態度都很認真學習,認真生活所以沒有遺憾!」或許智者如陳副校長才能論述這番人生哲理吧!這場智慧的演說,帶給我們無限的想望,這場論述人生的知性旅程,讓聽者動容與感動。這樣一位曾經可以八年不睡覺,必須靠運動耗體能,卻意外變成鐵人的臺灣囝仔,這樣一位國家級講座的教授,忙碌的科學家,卻仍積極從事第一線教育改革工作,這樣一位在學術權威與春風化雨的光環下,如此地懂品味、會生活、愛惜人才的智者,讓我們深切感受落實活在當下,展望未來,這一場精彩的演說就在學員們熱情的掌聲與會後續與陳副校長的討論中劃下完美的句點。